bbin老虎机

bbin老虎机>走势图>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-“我的美貌,毁于工作第三年”

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-“我的美貌,毁于工作第三年”

作者:匿名 2020-01-11 09:16:19 点击:1720

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-“我的美貌,毁于工作第三年”

必发88手机最新客户端,sayings:

今年跨年,我 95 年的同事发来了这么一张表情包,用来形容他的状态和心情。

好笑之余还有点辛酸 —— 新年的喜悦一秒就结束了,这躺的也太快了。

但再仔细想想,不光是跨年,好像每一年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:

习惯性躺倒在地,到最后混吃等死。

现在的年轻人都成了插旗青年。年初立下的 flag 还没飘扬几秒,就迅速倒下。

想着周末一定在家做饭,一周以后又靠外卖小哥投喂了;

计划当个全妆的都市丽人,撑不了三天就素颜上班了;

年初幻想自己在冰岛过冬天,一到年末能去个秦皇岛都算奖励自己了……

但不管怎么说,年初还愿意给自己立一个计划是好事。

我采访了 5 位再次信誓旦旦许下心愿的年轻人,他们说,在这个 2019 年,他们一定要一雪前耻。

已经体验过太多半途而废了,希望今年你的 flag,能立得更有底气。

去年倒下的 flag,

2019 年一定要重新立起来

自述:新世相的朋友们

上班不化妆和出轨一样: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。

刚入职那阵儿,9 点上班,我 7 点 30 就爬起来对着镜子化妆。

睫毛膏高光腮红一个不落,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我自己都在内心给自己鼓掌。

结果坚持了一个月,我就明白为什么半永久会有市场了 —— 做完这个,起码能多睡 5 分钟吧。

实在化不动了。早上要早起,加班回去不能倒头就睡,还得撑着卸妆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素颜霜就是我出门的最高配置。

工作太忙来不及洗头,那就扣个帽子。

结果后来有个新同事入职,95 年的小姑娘,喷香水,穿着高跟鞋,坐在我旁边喊我 “姐”,活脱脱一个都市丽人。

而 92 年的我素颜带着眼镜,穿着卫衣坐在她旁边,非常像个丽人助理。

这都不是最尴尬的,有一次我俩一起加班坐电梯下楼,都忘了带卡。

保安问我,“你是在这个大楼里上班的吗?”

转头问她,“您是从几层下来的啊?”

惨啊。再漂亮的姑娘,也经不起上班啊。

回去我就当夜立志,以后工作日必须化妆。

2019 年,力图每天光彩照人!

过去这一年,每次都想着周末一定在家吃饭,但最后还是靠外卖养活的。

做的时候很顺畅,一到洗碗的环节我就自闭:锅要洗,碗要洗,叉子勺子都要洗,更别说你洗完了以后还要整体再擦一遍洗脸池。

大冬天,凉水,洗完手上还有黏糊糊的油,想想就崩溃。

慢慢地我就从两菜一汤,过渡到了电饭锅焖饭。然后是自己煮面:吃得时候就着小锅,还能少洗一个碗。

接着是自煮火锅,啥心也不操,一锅煮就完事了。

有一天我终于简化到了吃自热火锅这个步骤,才幡然醒悟。

——还是点外卖吧,吃自热火锅这个钱,我都能点俩冒菜了。

总是有不做饭的理由:冰箱里有菜,说没有自己的爱吃的。

有了自己的爱吃的,说今天太忙没心情。

等有心情准备做了,继续用疑问句劝退自己:就你自己吃,费这么多功夫干嘛呢?

当初觉得去菜市场买菜,便宜还实惠。

后来我才发现,买了就是浪费。冰箱里的土豆发芽了,青椒变黄了,就连沙拉酱都过期了。

本来就想这么放纵下去,结果上个月,多年没复发的胃病犯了。

躺在床上感受肚子被撕扯的瞬间,满脑子都是恨啊。

反正从医院出来的那天,我就决定每天都质问自己一次:动动手,让自己吃得健康有那么难吗?

新的一年啊,保护好我的胃才是最正经的事。

重庆,日本,冰岛,每年我都会制定一个旅游目的地。

想想还挺不容易的,三年了,一个都没去成。

说着去重庆,最后在家门口吃了重庆小面。

计划去日本感受风土人情,最后沦落到在家里看日剧。

今年规划的特别好,要和闺蜜去冰岛看极光。

最难说的冰岛语我都学了三句,“我爱你”是“爱个爱尔斯卡提”,“你好”是“爱个爱尔爱斯提”。

想得美。十一月年假错峰出发,捡个特价机票,国际信用卡我都办好了,准备在当地买点特产,在荒凉白皑的雪原上望着天空度过冬日。

2 月的时候我连路线规划都做好了,结果到了 6 月我都没去办签证。

7月准备办了,我闺蜜来了一句,“你看北海道是不是也挺好的?我日本签证没过期呢。”

我心想反正都没去过,走着。

结果到9月,旅游经费神不知鬼不觉就少了一半,再一看日本机票,又把自己劝回去了。

“攻略没做,去了又不知道吃啥,语言不通还准备自由行,算了。”

“也就是雪,我国东北大兴安岭漫山遍野都是呢。”

长白山机票订好了,新项目又要开了。想着忙完再去吧,又怕老板找我。

一直拖,一直拖,拖到元旦要跨年了。

再不出去就要浪费掉年假的我,终于打包去了秦皇岛,迎着海风假装享受。

心里面都是遗憾,一年就这么一个年假,我就这么过了?

然后咬着牙许下了 19 年的心愿:

下次可不要将就了。抽空去趟澳大利亚吧。

在北京的互联网公司工作,加班是常态,没啥时间跟我妈说话。

有次她跟我强烈抗议,我就给自己定了一个指标:三天回一次我妈的微信,一周能和我妈有个视频。

也不知道怎么就有这么多事,我妈给我打电话,我只会回“忙,在开会。”

她给我发一个家里的月季花开了,我扫一眼就当回应了。

有时候在家里,我妈问,“开个视频?”我说算了吧,家里还没收拾。

搞得后来我妈也不主动问我了。

有时候想说话,看看妈妈发的消息已经都是一周前的事了,没有必要回复了。

但有天我看了一眼习惯性屏蔽的家庭群,突然心里不太得劲。

家庭群是这样的,如果有人在群里艾特你和你聊天,很难受。

但如果你发现没人艾特你了,她们的热闹和你完全没关系了,就更难受。

我们家里的家庭群有 50 多个人,有一次我点开,看见 900 多条未读。

大家都在传太姥姥的生日照,远在美国的表姐都在群里捧场。

整个氛围都很幸福,而我压根没看到。

然后我就把家庭群从屏蔽里放出来了。

今年的小目标,就是忙完了跟家里聊聊天呗,不要再拖了。

去年一整年吧,我每次都立志周末要走出家门,杜绝躺在家里玩手机。

一开始还是挺成功的,提前一星期安排活动,提前一天确认行程。

上午看展,中午约饭,下午买买东西就是一天。

结果现在回头看,我最后还是瘫着不想动了。

我这叫“休闲凑整强迫症”:正事一定要正点才能开始干,美名其曰仪式感,其实就是懒。

睡到 12:20,就想,凑个整吧,玩会儿手机到 1 点再起来也行。

玩到 1 点 13,又超时了,索性安排到两点。到了两点算了一下时间,买菜做饭也来不及了,点了个外卖,没事干又开始刷抖音。

直到有天我在床上窝了大半天又睡了一觉,傍晚七点睁开眼,脑子直接是懵的。

下床直接腿软,坐地上好一会才缓过来。

本来是挺珍贵的周末,想着我要去跑步,我要去逛街,要在床边坐着看完一整本书。

最后连门都没出,过得却比工作日还累。

太堕落,太消极。就算没人约,去咖啡厅点杯咖啡坐着玩电脑都比在家里萎着强啊。

新一年的愿望也不大,就别再窝在家里玩手机了吧。

读后思考:

“新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,我还有一种可以重新开始的感觉。”